晴空夏夕—闭关中

守着爱怕人笑

【维勇】百年孤独(第七章,吸血鬼梗)

传送门:(1) (2) (3) (4) (5) (6) 番外

微博

大结局了,终于完整地填完了一个坑,感谢大家的鼓励和支持,如果喜欢还请多留言推荐

爱你们,期待下一篇文再见吧【比心】


——————

12

勇利在一天后醒来,浑身酸痛,如散了架子。医生告诉青年,他是从受惊的马上摔下来磕到后脑,陷入了昏迷。不过好在身体并无大碍,休息几天便可痊愈。

可他却觉得自己沉睡了好久,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长到用余生来怀念都不够。但他记不得究竟是什么样的梦才能绚丽浓烈又悲哀至此,每当他觉得自己马上要想起时,那些记忆又同扑棱的飞鸟一般从头顶掠过,再无迹可寻。

他反复地向医生确认,确认自己真的没有丧失某一时段的记忆。即使他自己也明白,脑海中的记忆都完整清晰而连贯,没有任何怀疑被更改的理由。

但勇利真的无法解释,为什么从未恋爱过的自己习惯睡觉时稍微蜷缩身体只睡半边;为什么看见银白或者湛蓝色就感到一阵的心悸;为什么会执拗地不肯再戴上那枚细绳挂住的十字架……

以及为什么,在他衣柜的最深处有一件明显不属于自己的白色衬衫,青年看着,忽而泪流满面。

他将自己的种种反常告诉一位常来家中做客的女人,大家都说她会用干枯的手指指出旁人的未来方向。老人认真地听青年讲述,在谈话结束后握住年轻人还顺滑的双手,动情地说出结论:

“孩子,这若不是爱情逝去的遗产,就是它即将到来的征兆。”

她说的一点不错。


勇利在当晚的宴会上认识了自己未来美丽的妻,她被贵族们称作冰美人,大概是因为她银白色的长发和湛蓝色的眸子自透露着疏离的气质,永远游离在世界的边缘。

青年发现她时,她正安静地站在角落,两人目光交汇,一见钟情。

曼蒂她并非冷漠,只是太过聪颖和寂寞。不过她足够幸运,终于在沉默了二十一年后遇到一个能触碰自己灵魂的伴侣。就像现在这样,自己的未婚夫不顾礼节的不妥,愿意推了朋友陪自己在花园中漫步,偶尔还会说几句傻话:

“我好像闻到栀子花香。”

“不会,九月份栀子花早谢了。”


这对恋人有一场盛大的婚礼,大厅里堆满了朋友送来的鲜花和礼物。

“天呐!你看这束花好美!”

曼蒂不顾自己身着繁复的长裙,踩着高跟鞋跑过去抱出了一束鲜花,递给自己的丈夫。

那是一大束鲜红的玫瑰,在最成熟时被摘下,它们娇艳欲滴,像被鲜血染就,柔嫩花瓣上的晶莹露珠如同谁掉落的眼泪。

花束中间的卡片上写着俄文和姓名首字母,背面只有勇利的名字,是犀锐的汉字。

“你还认得俄文?”

“不认得。”

青年任由未婚妻踮起脚尖将下颌放在自己肩头,反复摩挲着这张卡片,又是那种记忆转瞬即逝的感觉,这字迹自己本应当熟悉至极。

“不会是你的情人吧?还送红玫瑰。”

女孩子微微鼓嘴,撒娇着质问。

“怎么会,我只爱过你。”

“真的?那再说一遍。”

青年的手臂被未婚妻轻摇着,他像是突然被什么击中,心中翻起一阵凶犷的悲哀,看着模糊视线中卡片上的字母“V”,用无比滞涩的声音说道:

“真的,我只爱过你。”

后来待婚礼结束,勇利又想起那张卡片,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它。多年之后,家中一位拥有俄国血统的女仆在临死前才坦白,是她将那张卡片撕碎丢弃,为的是家中未来的女主人不要因吃醋而让婚礼发生变数。


13

勇利彻底接手了家族蒸蒸日上的瓷器生意,日子过得四平八稳。他的好运气是出了名的,大风暴毁掉了海上的所有生意,可唯独他的易碎瓷器仍旧完好无损,似乎世界上所有的不测对他都会绕道而行,自有神明庇佑。

她美丽的妻为她生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男孩儿长大也成了做生意的一把好手,勇利自然是退居二线。

他和妻子环游了世界,补上当初错过的蜜月旅行。

他们也赶新潮去了炎热的南美洲,曼蒂买下一块巧克力喂给丈夫,鬼使神差地,勇利在吃下去的同时还轻咬了爱人的指尖,换来妻子娇俏羞涩的一瞪。

那年他们都是头发花白的老人了,各自的腰都比年轻时候粗了一圈还不止。

二人半个多世纪的稳固爱情被人称道。

后来曼蒂先一步去了,在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费力地摸索到丈夫同样布满皱纹的右手,紧紧握住,用一双充满了感激和眷恋的眼睛看向勇利,说出自己在人世的最后一句话:

“谢谢你能陪我。”

夜晚,在重又空荡下来的床铺上,老人为自己的妻哭泣了许久,可更让他悲伤的是:与妻的面容相比,他更多想起那件根植记忆中的白色衬衫。


后来勇利也去世了,葬在曼蒂的旁边。

守墓人每天都看见有人伴着夜色而来,随着黎明而去,男人会在胜生夫妇二人的墓前留下鲜花,丈夫的是红玫瑰,妻子的是风铃草。起初,老头以为是男人在夜色中认错了名字,好心将两花调转,第二天他看见鲜花仍那样摆放,才确认男人并没有眼花。

后来男人找到了守墓人,说自己以后不能每晚前来,留下了足够用几辈子的黄金请他帮忙,要每日换上鲜花,别让那坟墓破败。

虽然老头不明白,为什么如此年轻俊朗的小伙子会对地下的那对老夫妻有这样深厚的感情,但他还是答应了,并且尽职尽责。

这项工作最后传到了守墓人的曾孙身上,那个感情细腻的瘦弱孩子一口咬定这奇怪举动里一定藏匿着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于是他夜夜拉响提琴,献给长眠于地底和隐没在黑暗中的人。所以每晚总有行色匆匆的过路人听见有小夜曲飘散在荒凉墓地的上空,直到城市扩建墓地被拆掉的那天才停止。


14

系统成篇的日记到这里就结束了,剩下的大多是些只言片语。

比如公爵曾在几百年后的人间见到过极像勇利的孩子,穿着轻便的学校制服,和朋友行走在晚间的街道上,他脸上的明媚笑容在维克托眼角牵扯出苍老的痛意。

男人转身,紧按住胸口慌忙离开人间。

人类可以转世,可他却无意去寻。

再比如说,他写自己常被根本不存在的栀子花香唤醒,然后再孤枕难眠;他仍旧对毁了勇利戒指的安德烈家族成员抱有敌意;他还改不了在睡觉时用魔法伪造人类体征的习惯;他在克里斯托夫侯爵那里得知了死亡的唯一途径;他将伊莱初拥,把自己的全部希望寄托在这个孩子身上,并对自己的自私举动感到抱歉。

他也提到了我,说看着我剪下头发的时候暗自感慨伊莱或许会比自己幸福。

这个男人并不善良,用自私或心狠手辣形容也并不为过,但不可置否的是他的确藏了一颗柔软的心。

当然,那温柔并非献给你我。


15

最后,我需要道歉,即使我是严格按照公爵的日记来行文,却仍改不了老本行地加入了自己的部分想象和渲染加工。

因为有些日记我无法对上,像维克托在日记里写他给勇利画了月色下的肖像,而我却没能在他的遗物中找到。与此同时那巨幅油画却没有任何记录,所以我才猜测是公爵自己在作画时改变了光影色调。

因为他关于勇利的记述是事无巨细的,我不相信他会忘记这样重要的画像。并且,他对光明的执念超过我所认识的任何一个。

勇利婚后生活的细节并非来自日记,而是克里斯侯爵,他有时会代维克托去看看勇利,然后回来告诉公爵他的爱人活得非常幸福。

侯爵大人实在是个该得到快乐的好人,事实上他身边的温润男人和他也的确般配。

我的书触怒了长老,他们判处了我的罪名,说我是在宣传一场瘟疫,一场从人类诞生就经久不息如高山大川般绵延不绝了几千年的古老瘟疫

——爱情。

或许就是瘟疫吧,因为我们从未见过,所以没有抵抗他的能力,即使强大如公爵也只能束手就擒。

而痊愈的,也总要留下刻骨的痕迹,就好像天花会在患者脸上留下麻子。


16

我听说伊莱死了,效仿维克托自杀的方式杀死了自己,他又创造了一个孤独的同类。

我很期望那个年轻人能看到我的这本笔记,如果没有机会,读一下《永失我爱》也好。

其实我渴望在被长老杀死前染上那种瘟疫,而事实上伊莱也几乎做到了,可到底还是没有机会了,我听见他们毁掉大门的声音。

这本笔记将深埋此处,等待我安排好的人来取走,在合适的时候将它公之于众。

我期望延续百年的孤独能在那一刻结束。



【END】


评论(16)

热度(124)